中国土地拆迁维权网——土地拆迁 网址:www.tudichaiqia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维权联盟 >

广东乌坎村民主自治陷困境 村主任称很后悔维权

来源:中国监督论坛 作者:腾讯视频 点击:
分享到:
广东乌坎村民主自治陷困境 村主任称很后悔维权 http://v.qq.com/cover/5/5tzy90zn6ch3bya.html?vid=e0011yiv7km 主持人:2011年的9月,發生在廣東省陸豐市的烏坎事件,成為中國農村基層民主推進過程
广东乌坎村民主自治陷困境 村主任称很后悔维权
http://v.qq.com/cover/5/5tzy90zn6ch3bya.html?vid=e0011yiv7km

主持人:2011年的9月,發生在廣東省陸豐市的烏坎事件,成為中國農村基層民主推進過程當中的一個典型的案例,原村委會長期搞一言堂,大量集體的土地被盜賣,最終引發的群體性的事件,2012年初,烏坎村民一人一票的選舉出了新的村委會,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行使了民主權益,又一年過去了,重新來到烏坎村,記者發現,當年被盜賣的土地還沒有全部追回,更讓人吃驚的是,這裡的民主自治之路走的異常的艱辛。

林祖戀:烏坎的村民已經覺醒了,絕不允許不法行為的行動,不管他后台多大,勢力有多少,我們一定要斗到底。

解說:林祖戀,2012年3月烏坎村民一人一票選出的新村委會主任,那時的他常常這樣在小廣場上講話,號召村民團結起來討回被盜賣的土地,由於年近7旬,威望又高,村民們喜歡叫他林叔,幾天前,記者再次走進他家,一年不見,林叔看上去變化並不大,可短短幾句話流露出來的心境卻與一年前判若兩人。

林祖戀:怕聽到電話,怕看到人,怕自己的門鈴響,為什麼呢?因為我現在可以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說好也不行,說不好也不行,說真話也不行,說假話更不行,什麼話都很難說,裡面錯綜復雜,我得處處注意,處處防備。

解說:烏坎事件的核心是土地,被上屆村委會違法盜賣的有一萬兩千畝左右,其中已經辦理國土証的有七千畝,無法討回,剩下的五千畝土地按照村委會的說法,去年收回了三千多畝,還有一千多畝,今年可以全部收回。村口這幾百畝土地,圍牆上寫著烏坎集體已收回土地的字樣,但是在村民眼裡這些字沒有實際意義。

村民:當然不滿意了,全烏坎都不滿意。

記者:為什麼?

村民:第一條村民起來推翻以前的貪官,村干部,全部推翻掉,討土地回來,他(新村委會)一直都沒有,什麼也沒有討,也沒有向烏坎人民交代。

村民和當管的是兩張口,你怎麼去說,他說慢慢地解決啊,你有什麼話說,最好大家都分一點。

記者:不是分地,主要是分錢?

村民:分什麼都好啊,反正村民到現在什麼都沒得到。

記者:這片豪華的別墅區建成已經快兩年了,由於烏坎事件的發生,到現在很多投資商不敢再到烏坎來投資置業,以至於很多別墅的牆角都已經生出了雜草,之前回收回來的幾千畝土地到底是轉讓還是租賃,到現在還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想法,村委會就沒有辦法在土地上獲得任何的收入,而村民更是沒有在土地上拿到一分錢的回報。

解說:土地收回來了,卻看不見收益,村民們的熱情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懷疑。

林祖戀:無理取鬧啊,或者到村委會責問,無事找事,無事生非啊,比如說對民生工程,他們也會指責,對民生工程來說,不可能沒有缺點,沒有錯,抓住不放,提建議提看法是好事,但不正常。

解說:即便是那些當初一起維權的積極分子,心態也在變化。

楊色茂:村委會干部隻有7個,不可能多了嘛,維權的人,有影響力的有幾十個人,不可能每個都進來的,他們現在拼命地攻擊,拼命地抹黑,拼命地阻止,不讓你好好管理村務,發展經濟,發展民心工程。

林祖戀:特別是最近壓力太重,個別村民不理智,到村委會繼續找事和鬧事。有些可以說是受一小部分人的教唆也好,挑舋也好,指使也好,是有預謀的,目的就是要推翻新的村委會。

解說:村民的不理解,權力的明爭暗斗,再加上追究前村委會違法責任所引發的暗流,讓新任村委干部們時刻提心吊膽,負責土地資產和治安的村委張建城1月29日辭了職,而林祖戀不得不在家裡裝上監控攝像頭,為的是保護家人。

記者:當初積極地參與維權,然后得到今天這樣一個結果,有沒有覺得后悔?

林祖戀:我覺得很后悔,因為本來維權的時候沒有我的利益,現在也沒有我的利益,為什麼要參與進去,難道自己不踩進去就不行嗎?為什麼自己要自找麻煩呢?

解說:幾位選出來的村委干部動承認,面對這個真正意義上的民主自治,他們確實有些手足無措。

楊色茂:可以大膽地說,對於村民自治,在整個汕尾地區都是陌生的,任何人都沒有經歷過村民自治。

張建城:我們的民主屬於嬰兒期,就是說初期,剛剛在學習的,比如說我們的村民監督委員會,剛成立的時候,他不知道他的行使權力有多大,經常和我們村委會黨支部和村委發生沖突。

解說:要走好村民民主自治這條路,烏坎村的新村官們缺的不是勇氣,而是智慧,但這智慧並不是與生俱來的。

彭彭:民主選舉出來的領導集體,可能沒有太多的村務經驗,也就是說,他可能是好人,但不一定是能人,雖然自治我們不能放任不管,我們有關黨政部門還要給他們具體的指導,尤其在他們沒有經驗的情況下,怎麼樣扶他們一把,扶上路。

解說:採訪結束時林叔說,他希望有年輕能干的村官來接手,早一點把土地要回來,讓村民們拿到本屬於他們的那份錢。
 
 
维权, 称, 村主任, 广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