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土地拆迁维权网——土地拆迁 网址:www.tudichaiqia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土地权益 >

一纸养牛带地的协议引发的多个信访案件

来源:中国监督网论坛 作者:编辑 点击:
分享到:
《一纸养牛带地的协议引发的多个信访案件》 我是黑龙江垦区红兴隆分局二九一农场37队职工李雅娟。 2006年和37队签了一份协议,内容是职工每饲养一头肉用的成年母牛,给带7.5亩土地

《一纸养牛带地的协议引发的多个信访案件》

       我是黑龙江垦区红兴隆分局二九一农场37队职工李雅娟。
       2006年和37队签了一份协议,内容是职工每饲养一头肉用的成年母牛,给带7.5亩土地。当时是开会公开的,并且是通过抓阄方式,我和本队杨福凯抓到了,并合伙饲养,雇佣我侄子管理且平摊地和牛的股份。为防止农场朝令夕改,毕竟养牛短期是没有效益的,还都是贷款买的。我们就和队里签了协议,履行方式是有牛有地,无牛减地,50头牛为限,没有定期限。当时队长孔宪礼为了完成分局下发的50头牛的任务,完不成他就下岗,就签了。
      那年春天正是口蹄疫蔓延时期,农场统一购回的牛没几天就发病了,兽医给开的《口蹄快治》的药,我们才知道牛染上了口蹄疫。牛死了五六头,还把我家原先养的价值一万多元的奶牛传染了,因是同槽饲养,没治过来也死了。后来发现有不少牛不怀孕,经兽医诊断得了子宫内膜炎,怀不了孕。我们还发现一头生殖器官畸形的母牛,根本不能产犊。他们口口声声说检疫过了,却把一眼就能看出的畸形牛给买回来了,还带回了口蹄疫。当时我提醒他们,不要到疫区购牛,因前两批别的队购回的牛已经发病了。他们不听,以低价买回的淘汰牛,高价卖给我们,坑害农工。我拿着兽医开的诊断和用药单据向上反映,要求赔偿损失。结果合伙养的牛给赔偿了,却只赔偿杨福凯9.6晌地,不赔偿我,还有我家死的那头奶牛也不赔。
       我知道孔队长针对我,和杨福凯串通整我。2007年杨撤伙,牛都不怀孕,只好卖了。我侄子看赔钱也退出了。我以职工身份向队里主张,要求养50头牛并申请无息贷款。那年农场畜牧文件规定给养殖户无息贷款买牛,还有精饲料补贴。可孔队长不但不给我贷款,还说只许我养25头牛,多一头牛也不给地。另外25头牛的份额是杨福凯的,不是我的。还逼我还贷款,把卖牛的钱交出来,我说3年还款期限没到,凭什么还。因其先期明确违约,又不给贷款,只好用卖牛的钱,买了25头牛。同时上访争取失去的25头牛和地的损失。2008年孔队长还是那句话,继续违约,依然不给贷款。我高利率向他人借款,又买了25头牛,凑够50头牛。这年土地打乱重分,突然空降出13个人和大伙一起分地,都是队长安排的,其中副队长杨立,他姐夫、外甥、小姨子两口子都在册,地最多。我和大伙联名上告,他们却官官相护,不予调查。分地时还少分了我半晌地,让其重新量地,就是不给量。我只好找信访。为了要回9.6晌地的补偿和我侄子的份额,我把杨福凯告上法庭。他已被队长提升为治安员,更加狐假虎威,为虎作伥。经法庭调解9.6晌地补给我了。杨欠我3.3晌土地,队长说由队里还,我说凭什么拿大伙的地给他还债。法官说你管那么多干嘛。明显护着,为其撑腰。直到现在还有2.3晌地没给,只给了一晌地。有条为证。
       2009年通过信访,农场信访办的处理意见支持了我的诉求,让37队继续按约定履行协议,并把08年少给的25头牛的地在09年补给我。可孔队长根本不执行,在土地租金价格上又违约,不按约定的农场土地出租方案的价格执行,而是按他私自提高每晌1000元的价格执行,农场是2500一晌,他定的是3500元,我不同意。他不但没给我补地,还说我没交够地租,卖了我应分的3晌地,分给3个农户,还不告诉我。种地时3农户不让播种,说地是他们的,还说我种地不交钱,占便宜没够。我看是队长使得坏,让他们找茬干仗来了。我说我和你们说不着,事没弄清楚前,谁也别播。僵持不下,书记出面让我把地让出来,明年再补给我,我勉强答应了,给队长一个面子。2010年为了地不被收回,我给队长发短信,不同意他定的4750元一晌的地租,我交的是预付款,等官司打赢了,到时多退少补,并要求他履行协议。他不理我,我拿着支持我诉求的处理意见,去找场长石川宝,石场长说协议没有期限,无效解除了。我说处理意见支持我了,上面还盖着291分公司的章呢。他说作废了,不好使。
       按农场文件规定,一头牛只给三亩地。他们上下串通好了整我。我只有示弱,怕遭到更大的报复,先不访了。可孔队长不放过我,他默认农户在田间路上种地、堆放粮食。留出的路只能走人、过车,牛群过不去。甚至把我家牛舍周围的路都放上玉米、水稻了。我家的牛只能从沟里过。有一次,天下雾,牛踩坏了盖粮的苫布,农户找我赔。我说天下雾,没看好,不是故意的。农户不依不饶,我说路不是放粮的地方,他说是队长让放的。我说那你找队长去。结果队里不但不调解,反而让农户把我告上法庭,队长出庭作证,说原告放粮的地方不是我家牛群的必经之路。法庭判我败诉,让我赔偿农户损失。我去信访反映路上放粮的事,阻碍我家牛群通行。信访办给出处理意见,让37队畅通道路。他们也不执行。
       2011年,我看孔队长是想着法不让我养牛,逼得我只好把牛送到别处去养。可牛刚走,我不同意拆迁的房子后面的园田地,我都播完种了,让杨福凯给毁种了,说队长把地卖给他和杨立了。我去质问队长,为什么不告诉我地被收回,卖地为什么不开会,凭什么卖给当官的,我们老百姓就没有竞争权吗?他说我不拆迁就违法,耽误他们复垦了,所以什么权利都没有,凭什么告诉你。(有录音)当天晚上,我家要拆迁的房子被人放火给烧了。我报了119,也出警了。事后定案是人为放火,我也提供了和队里当官的有过节,可他们根本不查,到现在也没破案。
       2012年孔宪礼调到别处当队长,新调来的叫陈忠堂。我依然给他发短信,要求他履行协议,新官不能不理旧账。他表示管不了,还是按农场文件规定一头牛给三亩地。他上任不久,一天我公爹发现本队栾喜合,在砍我家拆迁房前面的10棵杨树。并上前质问,凭什么砍我家的树。他说是队长让砍的。
       栾喜合因欠我豆种钱,多年不还,我带录音机去他家讨要,他说以前帮我家的忙,都要算钱。我说我家还帮你了呢,你这是翻小肠,一码归一码,我不同意,我不欠你钱。但他不听,按他算的只给我一少部分钱,放在桌上,我爱人拿的,我主张打官司。到了法庭上,队长和杨立出庭作证,说我以前没有向栾喜合要过钱,已过了诉讼时效。但录音里栾承认欠钱,我也不同意欠他钱。可法庭却以婚姻法的规定,说我爱人拿了钱,就等于同意债务互顶,丈夫的决定代表妻子。判我们败诉。我不服,要求按合同法判案,上诉败诉又申诉。栾喜合怀恨在心,见我就骂我,问我还告不告了。有一回在大集上还动手打我,我报警,公安局也不出警。这回砍树也是当官指使的。我给陈队长打了电话,他承认是他让砍的,还说我没有证据证明树是我家的。我报了警,公安局不立案,说归林业科管,我问林业科聂守朋聂科长,我家的树有几立方,他不告诉我,也不处罚当事人。现在也没结果。
       在18大前后,我因去北京上访,并没有过激行为,却被拘留了两次,队长陈忠堂、书记孟庆东和公安局的李春忠把我送松花江农场信访学校拘禁了42天。回来后一直监控,不让出场。
       2013年    石场长又找茬说要检疫看我家牛,我不同意,让他们打电话核实。我怕他们不安好心,把我的牛整死。我说你们烧房子,砍树还不过瘾,又打我牛的主意,石场长说,房子是你自己烧的,谁能证明那树是你栽的。不让看牛就收地。我说是啊,到时牛死了,还是我们自己整死的呢。我才不上当,去年不也没看牛吗?今年又变卦了,再说我的牛是队长逼走的,他恶意违约,这个后果应由他承担,不怨我。过后,我给场长发短信,让他执行黑垦发(2007)7号文件规定:规模田地租按2005年的标准收,多收的要返还。如果还按6000元一晌收,就请把我家23晌地都收了吧。三天后给我回复,别耽误我转包土地。不回复就是默认收地了,我给他和郭祥存书记连发了三天。也没回复,收地已成定局。
       以上是我的上访历程,已积累了20多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足以看出农垦官员是何等的粗暴、无理,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土匪作风。并且拉帮结伙,伺机报复,只顾自己牟利,哪管百姓死活。拆迁拆穷了,地也挤没了,种还种不起,地租太高,处处克扣。交保证金、交农业保险、交高额再产品,所有农机具都在你地里走一趟,还不保证质量,宰你没商量。还签空白合同,各项补贴缩水,这就是农工的现状。希望正义之士帮我转帖,共同反腐败。电话13284947311
 

(编辑按语:请网友细看,农场违法之处多,农民的权益受到严重的损害。该农场领导竟然无视法律,浪费巨资,24小时监控上访人,变相的非法拘禁行为,必须问责。建议改组291农场的领导班子。)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