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土地拆迁维权网——土地拆迁 网址:www.tudichaiqia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反腐倡廉 >

【转帖】辽宁阜新海州区公检法三部门受市政法

来源:网络 作者:转帖 点击:
分享到:
【转帖】辽宁阜新海州区公检法三部门受市政法委领导指使违规办案 辽宁阜新海州区公检法三部门受市政法委领导指使违规办案 时间: 2012-04-16 11:09 来源: 中国市长网 作者: 网络 点击

【转帖】辽宁阜新海州区公检法三部门受市政法委领导指使违规办案

        辽宁阜新海州区公检法三部门受市政法委领导指使违规办案时间:2012-04-16 11:09来源:中国市长网  作者:网络 点击: 205 次 [复制链接]
http://www.zgzzsha.com/a/difang/2012/0416/50727.html  辽宁省阜新市有对老实本分的哥俩,老三叫曲某,是中国工商银行阜新分行太平支行纪委书记;老大叫曲某,是阜新发电厂的职工。曲家这哥俩不仅在单位表现很好,在社会上也是从不与人斗争的守法公民。

  辽宁省阜新市有对老实本分的哥俩,老三叫曲某,是中国工商银行阜新分行太平支行纪委书记;老大叫曲某,是阜新发电厂的职工。曲家这哥俩不仅在单位表现很好,在社会上也是从不与人斗争的守法公民。然而,这对在工作和生活中完全是安分守己的哥俩,在遭到一个社会混混的诬告后,又在当地海州区公检法三家齐心合力的违法办案下,不仅被超期羁押,最后还被海州区法院以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

  记者接到投诉后,先后三次前去阜新市调查采访,还参加了阜新中级法院二审的开庭审理。通过采访和参加庭审,记者感到:曲光和曲贺被控涉嫌故意伤害罪,完全是一起被制造出来的罪,且是人为故意捏造事实,最后又被海州区法院违规审理“认定”出有罪。哥俩的家属给记者出示的大量证明材料表明,公检法三家公然制造这起冤假错案,是因为阜新市政法委副书记——于洋,在背后指使的。

  哥俩被社会混混诬告身陷看守所

  所提到的这个社会混混,他的名字叫赵国平。他虽然有工作单位,但平日里好惹事生非、打架斗殴。因为他总是欺软怕硬,所以当地老百姓给他定位是个社会混混。

  赵国平与曲光和曲贺的弟弟曲守明是一个单位班组的。曲守明是班组的小头头,因为拒绝与赵国平合谋骗取单位的钱,结果被赵国平打进医院。后来赵国平赔偿了曲守明一部分钱。

  2009年3月20日傍晚18点30分左右,赵国平去阜新市中心医院眼科病房看曲守明。赵国平说是看望曲守明,其实想去找茬,解解心中赔偿怨气。结果被曲光和曲贺撵出了病房。

  据当事人家属介绍和现场目击者介绍,当时的情景是,哥俩看到赵国平来者不善,就让赵国平滚出病房,并把他推出病房。哥俩并没有随赵国平出病房门口。

  后来赵国平就借这个情景,向公安机关报慌称:曲光和曲贺把他推到病房外之后实施了殴打,造成赵国平“鼻外伤、鼻骨骨折”。经法院鉴定构成轻伤害,哥俩被刑事拘留,送进阜新市看守所羁押。

  让人看不懂的是海州区法院的一审判决

  一个极为普普通通的轻伤害案件,从2009年一直办到2011年初,才走到了法院审理的程序。这期间,开始是忙坏了办案的公安机关。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办案民警三番五次去找那些证人,直到证人的证言较为符合定案的口味才放弃询问证人。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一份证人的证言是看到了哥俩殴打赵国平。

  记者在庭审中和查看一审判决书看到,跟曲守明同病房的证人张吉,是在公安机关和检查机关多次讯问后,才做出了一个“看到哥俩把赵国平推出病房后,并跟随到走廊10来秒后回到的”证词,也没证明哥俩在医院走廊度赵国平实施了殴打。

  曲家兄弟的辩护律师在庭审中指出:所有这些证人的证言,无法相互印证。赵国平在公安机关的三次陈述,也相互矛盾。更有嫌疑犯人哥俩始终不承认有殴打行为。对于哥俩是否有殴打过赵国平的情节,仅从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证人的证言上看,就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关于此案的另一个有重大异议的事情,就是赵国平的伤情鉴定。记者在庭审中和查看案卷材料中了解到,此案共有4份鉴定报告。一个是公安机关内部鉴定,二个是当地司法鉴定所的退卷鉴定报告。这两个不足以作为法院审理定案的依据。关键是最后的两份报告。一个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鉴定结果是不构成轻伤害;另一个是沈阳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鉴定结果是构成轻伤害。

  哥俩的辩护律师向记者介绍说,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是上国家司法部目录的具有鉴定资格的单位。而沈阳的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是没列入具有鉴定资格目录的单位,其鉴定人也是没有列入具备鉴定资格的目录上。因此,法院应该采纳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其判决结果是,海州区法院一审恰恰采信了沈阳的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判定哥俩构罪。

  另据律师和家属介绍,海州区法院是在一审庭审结束后,不依据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委托北京法源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报告做出判决,而是由海州区法院的副院长胡某亲自带队去沈阳公关运作,弄来个并无鉴定资格的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鉴定,并依据这个无鉴定资质的单位、无鉴定资格的鉴定人做出的鉴定,判决曲家哥俩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附带民事赔偿。

  案件回放:

  2011年10月17日海州区人民法院通知曲家兄弟到法院开庭,下午1点30分,法院当庭宣布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宣布鉴定结论后,法庭宣布休庭,法警将曲家兄弟带到羁押室。随即早在法院外面等候的数十名荷枪实弹,身穿防恐服的人民警察,将曲家兄弟带出羁押室,四辆警车等候在法院门口,警察将曲家兄弟带出法院,欲将其强行带走,送往看守所。当时旁听庭审的群众有100多人,纷纷上前质问警察:你们这是干什么?公安局有什么权利抓人,你们还讲法不?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面对质问群众大声说:我们在执行市政法委的命令,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法”,但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在阜新你别和我“讲法”,政法委就是最大的“法”,我们只知道服从市政法委领导的“想法”,不管采取什么“方法”,我执行的任务就是把人抓走,还管它什么“违法不违法”!

  说完后他将手一挥,几名警察不由分说,将曲家兄弟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在曲家兄弟的大呼“冤枉”中,在家属的哭泣里,在上百名群众众目睽睽之下,警车绝尘而去。

  辩护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海州区人民法院对尚未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不宜马上解除取保候审,二次羁押,这样能防止错案的继续发生,防止错上加错。退一步讲即使羁押,也应该由人民法院的法警执行,而不是由公安局执行羁押任务,这是严重违法的行为。

  从本案发展的事态来看,阜新市政法委在本案的“协调”工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积极指挥、协调“公检法”联合办案,最终将曲家兄弟定罪。本案一审宣判后,公安机关显示其“快速反应能力”,违法出动大批警力和人民法院“协调作战”,将曲家兄弟先宣判,然后迅速羁押。

  据海州区人民法院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官对曲家家属透露:曲家兄弟案审理过程中,海州区人民法院审判案件的法官对案件审判结果没有决定权,开庭后审理本案的合议庭要向市政法委汇报,请示阜新市政法委如何判决,曲家兄弟“有罪”或者“无罪”最后要由政法委决定,海州区人民法院也很无奈,在本案中不过是个“傀儡“罢了,如果出现错案还要海州区法院”“买单”。

  市政法委越俎代庖,直接干预、插手过问本案公正的判决,这显然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五条“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的相关规定。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参与“曲家兄弟案件”前后共有六次开庭,每次旁听的群众至少在一百多人,旁听的几名群众对记者说“曲家现在基本快家破人亡了,曲家兄弟的父、母原本是非常健康乐观的老人,每天都外出锻炼身体,曲案发生后,二位老人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先后一病不起,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每天嘴里悼念儿子,呼唤包青天能为儿子洗去不白之冤,曲贺的妻子乳腺癌晚期,卧床不起,家中剩下了一个残疾手柱双拐的姐姐,在奔走呼号,为哥俩喊冤求助。本案二审期间,一位群众不解的问记者:整个案件先后开了六次庭,我都参加了旁听,一审的判决,除了标点符号是真的,其余都是假话的判决书,“傻子”都看出了这个案子是“冤.假.错”案,难道我们的”公检法“还看不出来吗?这不是祸害人吗?我们老百姓都知道法律的规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到阜新咋就变成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政法委”的命令为准绳”了呢?真是让人气愤不能理解!

  辩护律师告诉记者,一审庭审在被告最后陈述后,预示庭审全部结束,再去委托鉴定就是程序违法。另外,即使去做鉴定,也得由中级法院统一下达委托。而海州区法院自行对外委托,并且由不是具体审案的胡副院长亲自“操刀”带队去沈阳搞委托鉴定,这是极其严重的违法行为,违反了全国人大和最高人民法院“五不准”的相关规定。2011年12月份,此案在阜新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后,以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海州区法院重新审理。

  为啥下大力气要定曲家哥俩有罪

  记者带着小标题中的疑惑先后三次前去阜新市采访。从曲家哥俩家属、律师、知情市民、以及司法机关内部的知情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公安机关不余遗力地多次找证人,逼迫证人作证言;检察机关在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依然做出逮捕和公诉的决定;法院更是不惜付出违法办案的代价审判此案。

  几个知情人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一些奥秘。他们告诉记者,赵国平打伤曲守明后做出了有一些赔偿,这使赵国平心里极不平衡,他就想出了编造个曲家哥俩打伤他的案子来,也弄点赔偿钱。海州区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在接待曲光、曲贺的家属时说,此案就是我办的,你找谁都没有用。由于曲家哥俩死不承认打伤过赵国平,也不接受调解赔偿。无奈之下,只好把此案办到了下个环节,走到了检察院和法院。为协调检法俩家把此案办下去,此案惊动了阜新市政法委,也就是在政法委的协调下,法院才敢不惜违法强判此案。

  据曲家哥俩家属向记者介绍,法院内部个别法官曾对他们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我们都得按市政法委的意思审案。不把此案办成铁案,公检法三家办理此案的有关人员都得下岗。”也有这些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找到曲家哥俩家属协商,让曲家哥俩认罪伏法,他们就可以立即放人。此时,曲家哥俩均已被超期羁押。记者曾去过阜新市政法委采访,但被告知领导都不在单位无人接受采访。记者给接待的政法委工作人员留下采访提纲,但至今毫无音讯。

  为此,记者将继续关注曲家哥俩伤害案发回重审的最终结果,将做更深入的报道。(本文由中国信息报记者与本刊工作人员共同采访)

(责任编辑:李家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